第九期 | 曹庆棠十年祭——刘仁杰、宫立龙、牟达器

             

韦尔申 2018年立冬

今年是家兄曹庆棠离世十周年。作为中国著名的油画家和全景画家,他不仅画艺超群,他的真性情和侠肝义胆更是让周围的师友亲朋至今扼腕叹息,久久不能忘怀……值此十年祭,借此平台将陆续推出师友亲朋的缅怀图文,让我们更全面更深刻地了解这位一次次感动着你我的“老曹”、“曹老师”、艺术家......

祭文连载将以师友亲朋的成文时间先后为序,敬请理解与关注。

忆 庆 棠

刘仁杰

我和曹庆棠是同乡,都是大连人,由于时代的原因,我们的求学之路截然不同。我认识曹庆棠是在1984年,他是鲁美油画系大四的学生,我则刚刚考上研究生。我们的教室很近,都在原先附中的平房天光教室,他们班正在画本科的最后一张双人习作,我一个人无法使用模特,正好又都是徐加昌老师在教,因此,我就到了他们班里画模特。我印象中的曹庆棠绘画造型能力很强,这得益于他有一个完整的学习过程:浓厚的学院艺术氛围,附中三年和本科四年的绘画基础锤炼,特别是他个人又有着极高的艺术天赋,学生期间的作品就能够在全国美展中获奖,可谓少年成名,众人瞩目,成为那个时代的佼佼者。

毕业后,我们的联系不多。2000年代初,我们又成为油画系的同事,那时他的工作是全景画的创作,是大型绘画工作室的绝对骨干教师。曹庆棠经过多年的生活、艺术积累,正是他施展艺术才华的好年令,可惜英年早逝,令人惋惜。

一晃十年过去了,他的作品、音容笑貌还留在我们的记忆里,我们都沒有忘记他。

刘仁杰

2018年11月于鲁美

老曹故事多

宫立龙

老曹故事多。

八十年代中期,广州美术学院教授李正天来鲁美讲学。“当我们还在喋喋不休地讲现代主义的时候,当代主义已经向我们敲门了。”开宗明义。讲座很有煽动性,口若悬河两个多小时,听的我高深莫测,其中讲到四维空间的表现,更不知是为何如。这时他举了一个例子:“你们学院曹庆棠画的《除尘》《正午的风》就是一幅有四维空间的画!”我为之一震,好生羡慕。终于找到了一个事例——八十年代四维空间神一样的存在。不久我专门去看了老曹的画,真的好!我问他:“怎么搞出四维空间的感觉?”他笑道:“我也不知道几维,就凭自己的感觉画。”但是我们谈了很久,我感觉出他良好的状态和满满的自信!

一日傍晚,曹庆棠到我家问我去长春看贾涤非的画展不?我们一起去车站买票,老曹花钱。那时没有高铁,夜半时分到达长春。将近凌晨一点时终于找到了贾涤非家的楼下,不知道哪户是他家,只能靠喊。不到一分钟贾家亮灯开窗应答。一夜长聊,凌晨睡去,老曹抢着睡在贾涤非家中卸下来的木门上。如期所望,展览非常成功。回程兄弟二人谈了一路,“好展览是要看的”我说。他高兴地花光兜里所有的钱给我儿子买了零食。“你干什么去?”我问。“去鲁美。”他说。我知道他没钱打车了,于是叫车送他回去。

又一日,几个“狐朋狗友”在一起高谈阔论,曹庆棠进来,手里拿着一双刚买的皮鞋炫耀:“256块!”九十年代初,这可是大钱。大家嚷嚷着让老曹请客,几个都是正当年的人,喝得嘴滑,却喝出不少钱来。去结账的老曹回来,不见了皮鞋,“顶账了。”

2000年我装模作样地也参与了《鲁西南战役——郓城攻坚战》全景画制作的一个小阶段,和老曹共事相处了一段时光。全景画我第一次画,心里没底,只是按照平时架上绘画方式去做,自然不对路。一大早吃完早餐,我见曹庆棠和周围的人一边玩笑着一边登上升降平台,拿起刷子在一大片空白画布涂抹开来。只见他手中的刷子在布面中上下翻飞,左涂右抹地好似漫不经心。大概是涂底子吧,我有些不屑,转身去画我自己的了。临近中午时分,我又去曹庆棠画的那个地方,远远望去,我震惊不已!只几个小时,老曹已经将十几米长的天空、云雾、烟火一并画出,栩栩如生、精彩绝伦!这是何等的天才赋予的智慧和能力,我暗自称道:老曹,神人!

一年,学院教工足球比赛,我方守门员是曹庆棠。老曹据说曾是大连少年队的守门员,“马林当时只是板凳队员。”老曹无不自豪的说。比赛快到结束,对方一脚劲射,直逼大门。老曹腾空而起一个鱼跃将足球挡下又揽入怀中。“漂亮!”大家齐声喝彩。同时,随着身体的落地,只听咔擦一声,老曹的锁骨断了。老曹在场外一直坚持看完比赛去了医院。检查后我怨他,多大了,多重的体格还玩儿这个。他回答说,”我没想那么多,只是想把该做的动作做出来!”这专业精神!

十多年前,曹庆棠见到我说:“宫大哥,你什么时候出国呀?”“你有事吗?”我问。“没事儿,我手头有一些美元想给你。”……

2018年

宫立龙记

儿时记忆

牟达器

我与庆棠兄同为大连老乡,相识三十多年,小时候我们就在一起画画。记得头一次见到庆棠是在大连市少年宫的学习阶段,有些事对现在的人不感觉有什么特别之处,但那个年代进少年宫也是要考试的,而且进入少年宫就像走入一个圈子似的,都是些画画的少年,都有理想积极向上。记得当时我正在画石膏像,抬头一看庆棠过来,他的脸庞较宽,脸色带红,面带笑容,一看就是那种阳光大男孩。认识之后就相互往来,我们都在一个画班里,当时老师是盖明生,他也很年轻。庆棠当时给我的印象是,画画自由有激情,不是简单的摹仿,按现在的说法就是很有“绘画性”,色彩用色也很熟练、很大胆。

他家住在我学校附近,我有时中午学校午休时间到他那里去。说附近也要走十五分钟左右,我们那时有几个朋友经常在一起交流。在我印象中我同学楼下有一个小伙子也画画,家里支着大画架子,很是羡慕,而庆棠画画休息的小屋只在他家小小的过道改建的。大概过了一年左右,他考上了鲁美附中,当时鲁美附中是文革后恢复考试招收的第一届学生。其中和他一同考上的还有我中学美术老师徐世政的儿子徐骏。那时考上附中如同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一样,是一个很值得高兴的事,而且基本上算进入专业学校学习机会了,后来也是随人所愿,他毕业后考入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。

记得庆棠附中入学第一年暑假回来,我去看他,他正低头忙着什么事,看我进来抬头一看,我发现他头发长了,还是面带笑容,但多了些艺术范儿了。有一年徐世政老师让他到我的中学去示范水粉静物写生,我印象中他先把画纸涂一层灰色调,然后在上面塑造形体,这与当时普遍的作画习惯有所不同,充分体现出个人表现的性情。

这些都是我们少年时的事情,但想起来仿佛发生在不久之前的感觉。可惜那个时候没有照片记录下来,因为当时照相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,但是留下了许多的回忆。记忆是那么遥远,但又是那么的真实。记忆是值得回味的!

牟达器

2018年11月于鲁美

师徒二人考察采风 左起:宋惠民 曹庆棠 1997年

油画《少年白了头》60x50cm 1997年

油画《午夜惊梦之不明飞行物》 120x110cm 1998年

油画《女人像》 90x80cm 

天空、云雾、烟火(一)

天空、云雾、烟火(二)

天空、云雾、烟火(三)

天空、云雾、烟火(四)

天空、云雾、烟火(五)

大型主题绘画《辽沈战役.攻克锦州》155.2m×20m 入选“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” 合作者:宋惠民 陈建军 张鸿伟 王希奇 付巍巍 李武 2005—2009年

作者简介

刘仁杰,1951年9月出生于辽宁省大连市,1984年8月考取鲁迅美术学院油画专业研究生,1987年8月毕业并留校任教。现为鲁迅美术学院教授、中国美术家协会油画艺委会副主任,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,中国油画学会理事,辽宁油画学会副主席。主要代表作品有油画《雁南飞》《风》《绿地》《夏》《岛》《通道》等多次获全国各类美展大奖,2007年10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展。

宫立龙,1953年11月生于大连,1982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。现为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,第三工作室主任,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中国油画协会理事,辽宁油画学会副主席。主要代表作品有油画《路》《!街》《为周末晚会扮演丑角A、X、QKE在镜前试妆的学生温柔玉》《下大地》《打台球》《村长》《顺风》《飞啦!》等等。曾任《中国油画肖像百年展》评委和《第十二届全国美展》评委。

牟达器,1966年出生于辽宁省大连市,少年时曾在大连市少年宫盖明生老师美术班学习,后来入大连市第十五中学师从于徐世政老师。1982年考入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,1986年毕业获文学士学位,毕业后到大连大学师范学院美术系任教,1998年调入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任教至今,现任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,主任职务。

注:更多作品将在接下来的祭文连载中陆续刊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