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“福特”号航母最新进展公布,多个系统进度不容乐观

             

美国国防部消息,近日,美国国防部武装作战测试和评估参谋长(DOT&E)发布了2018财年度报告,汇报了“福特”级航空母舰的项目进度。在“福特”级首舰“福特”号完成“试航后有效性维修”(PSA)后,美国海军将在2019财年宣布其形成初始作战能力IOC),随后“福特”号的“作战测试和评估”(OT&E)将背靠背,分两阶段完成;第一阶段在2021财年进行,着重在搭载航母舰载机联队后的单舰训练和资质认证作业上;第二阶段在2022财年进行,进行作战系统测试以及“联合单位训练演习”(COMPUTEX),后者将和美国航母部署前所需进行的演习无异;完成“作战测试和评估”后美国海军将宣布“福特”号形成“完全作战能力”(FOC);此外,“福特”号已经确定将承担进行“全舰抗冲击测试”(FSST)的任务,预计在2020年进行。 

除了“福特”号的计划安排,还有武装作战测试和评估年度报告所必不可少的批评和指责,不过相比去年,今年“福特”级使用具体数据和示例佐证的批评有所减少,但问题仍然存在。截止2018年9月30日,位于陆地试验场的“电磁飞机弹射系统”(EMALS)进行了3807次“死重弹射”和523次实机弹射,在“福特”号上对F/A-18E/F打击式战斗机进行了747次舰上弹射作业,期间发生了10次严重故障,可靠性远低于初始要求的4166次“平均严重故障周期”(MCBCF);另外由于“电磁飞机弹射系统”共用电力储存和转换装置,舰员无法在飞行甲板作业期间让一台“电磁飞机弹射系统”下线进行维护,而且下线操作耗时长,仅电机就需要1.5个小时。

截止2018年11月30日,位于陆地试验场的“先进拦阻装置”(AAG)完成了2230次死重拦阻测试,以及456次F/A-18E/F打击式战斗机、65次EA-18G电子战机、 226次C-2A运输机、 84次E-2C+和140次E-2D预警机的实机拦阻测试,此外还在福特上进行了747次F/A-18E/F打击式战斗机的舰上拦阻测试,763次舰上拦阻尝试中10次因为“先进拦阻装置”发生严重故障失败,可靠性远低于基准修订后的可靠性成长曲线和初始要求的16500次,另外由于电力调节系统的设计不允许其和高压总线分离,限制了在飞行甲板作业期间进行维护的能力。 

截止2018年11月30日,11台“先进武器升降机”(AWE)已经全部安装到位,其中2台处于政府资质认证测试阶段,美国海军尚未开始“先进武器升降机”的接收。 “福特”号舰岛上的“双波段雷达”(DBR)在海上测试阶段受到虚警和对双重跟踪的困扰,整合电子保护能力的工作尚未完成,而且没有相关经费支持;此外,美国海军分析认为需要提高“双波段雷达”的性能表现以支持“空中交通管制”(ATC)中心的资质认证工作。 福特的“舰艇自防御系统”(SSDS)此前发现的不少问题在海上测试中都证明得到了解决;海上测试期间,模拟 “改进型海麻雀”防空导弹(ESSM)和“拉姆”滚体近防导弹(RAM)的发射,以及“双波段雷达”对“改进型海麻雀”的中继引导和末端照射两项都表现良好,但是“舰艇自防御系统”和Link 16以及“协同接战能力”(CEC)的互操作性测试不够,无法评估这方面的表现;

另一方面,尚不清楚“舰艇自防御系统”和SEWIP Block 2电子战系统的兼容性问题是否已经得到解决,因为福特在海上测试期间并未安装SEWIP Block 2;除此以外,福特“舰艇自防御系统”在“自防御测试舰”(SDTS)上的测试工作因为时间紧迫,经费限制和“发展测试”(DT)的不足而面临一定风险。 “发展测试”阶段曾发现福特上有严重的电磁干涉和辐射风险问题,美国海军目前仍在寻找解决方案,预期到“初始作战测试和评估”阶段(IOT&E)仍将有一些操作限制。

武装作战测试和评估参谋长认为美国海军制定的“架次出动率”(SGR)不太可能完成,因为美国海军设定的背景条件脱离实际;“福特”的“架次出动率”将在“初始作战测试和评估”阶段期间进行测试,并和设定的指标以及“尼米兹”级的实际表现进行对比。 动力系统故障导致福特三次海上测试被缩短,其中两次故障和减速齿轮有关,美国海军正在和相关厂家协商解决这一问题。福特上安排有4600个铺位,而其舰员编制估计将在4656~4758人之间,因此福特可能面临铺位缺口多达近百个的问题,同时使其不足以应对检查、演习和人员轮换期间舰员增加的情况,而且也没有在未来增加舰员数量的空间;

另外,舰上诸如“电磁飞机弹射系统”(EMALS) “先进拦阻装置”(AAG)、“双波段雷达”(DBR)和“先进武器升降机”(AWE)等高新技术对舰员新增的工作负荷影响尚未有清晰了解。